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要闻

相声被脱口秀抢了风头?郭德纲这样回应

发布时间:2021-10-2615:03 来源: 羊城晚报
咪乐|直播|平台|地址 出境携带物品规定如旅客携带价格昂贵的手提电脑、摄影摄像器材、手表等出境并计划再次携带入境泰国必须向海关申报。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同为语言艺术从业者打造的节目,《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与《德云斗笑社》第二季在今年第三季度的同台PK,可谓赚足了话题热度。一时间,不少观众面临着粉哪家的选择题。如今,两档节目均临近收官阶段,从目前的数据看,《脱口秀大会4》的播放量是《德云斗笑社2》的一倍。

“脱口秀赢了!德云社输了!”“李诞赢了!郭德纲输了!”“脱口秀全盛!相声式微!”所以,播放量输了,相声就真的输了?脱口秀对相声的冲击有多大?关于“相声被脱口秀抢了风头”这类言论,羊城晚报记者询问了郭德纲的看法,得到了他的坦诚回应。

现象:相声流量不及脱口秀?

综艺《脱口秀大会4》和《德云斗笑社2》均由腾讯视频出品,首播时间相差无几,虽然两档节目均聚焦语言艺术,但内容完全不同。

《脱口秀大会4》由企鹅影视、笑果文化联合制作,定位为一档原创棚内喜剧脱口秀竞演节目,邀请脱口秀选手上台比拼,决出年度“脱口秀大王”。这一季节目邀请了众多跨界选手参加,强调“生活化”的概念,以及“人人都可以讲5分钟脱口秀”的理念,播出后口碑尚可,豆瓣评分为7.4分。

《德云斗笑社2》的定位是喜剧厂牌真人秀,来自德云社的14位相声演员打破旧组合,重新洗牌,以团队PK形式在游戏任务和相声竞演中进行比拼,决出冠军。目前,节目豆瓣评分为7.3分。

两档节目播出后,热度有差异。根据百度搜索指数显示,2021-10-26至10月11日,《脱口秀大会4》的整体日均值为16950;《德云斗笑社2》的整体日均值为7148。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10月12日,《脱口秀大会4》在腾讯视频的累计播放量已达到25.56亿;而《德云斗笑社2》在腾讯视频的累计播放量达到14.62亿。“脱口秀”和“相声”的百度搜索指数方面,“脱口秀”的整体日均值达到4098,“相声”的整体日均值则为3245。

脱口秀近年来的迅猛发展,以及对市场的强力占有,对同样作为语言艺术的相声确实产生了不小冲击。

对于“相声被脱口秀抢了风头”这类言论,郭德纲如此回应羊城晚报记者:“脱口秀这种艺术形式大概100年前就存在于相声中了。比如,我们说个单口相声,说‘西游记’‘三国’,我不能一上来就跟观众讲三国。我会告诉观众,今天来的观众很多,我喜欢大家,你们也喜欢我,我今天在来的路上碰见什么好玩的事,我们家孩子怎样了……把这些说完之后,我再慢慢说到‘三国’。我这前面说的这段20分钟的铺垫,就是脱口秀。”

郭德纲说:“我也理解,可能说脱口秀的朋友们不愿跟玩相声的离得太近,省得让观众去争论谁好谁不好,所以人家愿意单独分出来一个独立‘曲种’,这没问题!谁的日子过好了,我都高兴,但如果从艺术角度出发,我只能说这种形式100年前就有,不是新鲜的东西,如此而已。我也祝脱口秀越来越好。”

争论:零星“摩擦”现实存在

与郭德纲的观点略有不同,现在业界普遍认为“脱口秀”是舶来品。“Stand-up Comedy”直译为“单口喜剧”,它起源于18世纪的英格兰地区,兴盛于美国。这种语言艺术表演形式进入中国时,与电视谈话节目Talk Show深度捆绑,因此“脱口秀”这一称呼被广泛接受,成为单口喜剧的代称。相声是传统艺术门类,讲究多,但脱口秀的表演形式简单,除了“漫才”等分支形式需要双人表演外,通常只需一人一麦,取材多为自己或他人的生活经历及情绪感悟。

脱口秀在国内经历了快速发展。上世纪90年代,中国香港流行“栋笃笑”,约15年前,“海派清口”出现。2010年,旅美化学博士黄西受邀在美国白宫记者年会晚宴上表演脱口秀,网络视频在国内引起极大反响。今年,黄西也上了《脱口秀大会4》,并笑称自己是“脱口秀界的在天之灵”。

毫无疑问,脱口秀在中国的发展借助了电视节目的传播优势。2012年,相声演员王自健打造了国内严格意义上的首档脱口秀节目《今晚80后脱口秀》,随后,《恶毒梁欢秀》《金星秀》等节目接连登场。2017年,李诞带着《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出场,经过四年努力,“脱口秀”真正意义上火了。

“海派清口”与“相声”曾有过“咖啡大蒜论”的争议,有人认为海派清口是咖啡“把芳香洒向人间”,郭德纲的相声是大蒜“自己吃着香,别人闻着臭”。随后,郭德纲在相声《你要高雅》中,间接回应了“咖啡大蒜论”:“雅和俗分不开,喝着咖啡就着大蒜,秋水共长天一色。好多个高雅的人,喷着香水我都能闻出人渣的味儿来。”此后,很多人认为这是脱口秀与相声第一次正面较量。

李诞则谦虚许多。他曾当着于谦面夸赞郭德纲的单口相声助其启蒙,“郭老师的包袱特别密,密到夸张的地步”。

不过,脱口秀与相声的零星“摩擦”依然有。9月12日,脱口秀演员“老实人小黑本黑”在微博控诉张九龄和栾云平在《德云斗笑社2》表演的相声,其中一个片段涉嫌抄袭他在去年11月发布的两条视频:“结构、笑点一点不改,真的,德云社再这么下去吃枣药丸(迟早要完)。”

而两年前发生过类似的事。Rock和王勉在《脱口秀大会1》中有这样一个段子:“2003年我到了北京,开始了北漂的生活,那时候我才知道北京的地下室还有地下四层,地下四层的房租非常便宜,但我还是选择了地下二层。因为,我比较喜欢住在高层。”这个段子被张鹤伦用到了《欢乐喜剧人5》的相声表演中。当时,脱口秀粉丝和德云社粉丝展开了一场关于语言艺术“抄袭”“融梗”“借鉴”的大讨论。

交流:庞博与阎鹤祥曾有对谈

事实上,近年来脱口秀与相声明面上的交流一点不少,而且氛围还相当友好。例如,于谦曾参加过《脱口秀大会》,阎鹤祥更参加了《吐槽大会》并走到决赛圈。而作为脱口秀界的“顶流”,李雪琴最近一年频繁说起了相声,几乎成了脱口秀演员与德云社的“文化交流大使”:她参加《欢乐喜剧人》与孙越同台说相声,参加《五十公里桃花坞》与郭麒麟成了好朋友,还与孟鹤堂合演小品。

关于脱口秀与相声的友好关系,最出名的一次解读,源于去年11月由GQ Focus邀请脱口秀演员庞博和相声演员阎鹤祥进行的一次对谈,在不少网友看来,这是两种语言艺术形式的一次“破壁”交流。

当时,《脱口秀大会3》异常火爆,而《德云斗笑社1》也作为德云社的团综播出。两人谈及自己从事的职业和行业,都谦虚而谨慎。

阎鹤祥说:“一个行业要是有人异军突起,绝不算行业的蓬勃发展。我老说那句话,从2006年到现在,不是相声火了,是我师父郭德纲先生火了。”而庞博则表示:“作为一个喜剧演员,假设一场演出里,你们全笑在我根本没有预料到的地方,我作为一个演员肯定是非常害怕的。我们现在多少会有这种感觉,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突如其来地受到喜爱。”

两人在这次对谈里,对于相声与脱口秀关系的解读,也间接印证了郭德纲的观点——二者本质相同。

庞博说:“喜剧的很多观念,创作、审美,是被相声塑造过的,或者说是被郭老师(郭德纲)、于老师(于谦)塑造过的。”阎鹤祥则提出了“大相声”的概念并认为,“相声”就是相貌和声音,相就是表演,声就是内容,这跟脱口秀没有任何的区别,“只要以面部表情、语言传达,表现我们想传达的东西,那么所谓的演讲、脱口秀、哪怕是百家讲坛都是相声”。

相声和脱口秀的竞争关系的确存在,二者不仅靠线上运营,也依靠线下演出聚拢人气,但每周五晚上只有一个黄金时段,观众确实面临选择。阎鹤祥说:“就这一个观众,我这儿有一个剧场,买了他的票,就不能买我的票,但实际上,真正的原动力还是竞争。可能这期间我很苦、很累,但绝对成长了,没人跟你竞争你就完了。如果脱口秀跟相声将来有这种竞争的关系,那是好事,其实线下已经在抢观众了。”不过,他后面提出的思考被不少网友认为,相声和脱口秀完全有理由和谐共处:“实际上不是抢观众,是把更多坐在家里的人叫到剧场里边。”

德云社的相声演员凭借多年的商业运作,获得了庞大的粉丝群,“德云女孩”对“德云男团”的狂热程度不亚于“饭圈女孩”对“流量明星”的追星行为。而脱口秀演员也依靠《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等综艺节目,获得了大量资源。杨笠、王勉、李雪琴等顶流,也拥有了庞大的粉丝群。对于粉丝和受众,阎鹤祥表示:“做艺人最大的幸福就是你们喜欢我的原因也恰恰是我很自信的地方,这是让艺人很舒服的。”

【纠错】编辑:刘建维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百度